? 守望 ——读《我与地坛》有感-安徽韦德1946.com新闻网

韦德1946.com

歡迎訪問安徽韋德1946.com新聞網
守望 ——讀《我與地壇》有感

我想我是幸運的,只是很多時候我都沒有意識到上天是何其的眷顧我。其實高中的時候就聽說過史鐵生,也知道 《我與地壇》,可是從未預料到我與他們的相遇會是在這樣一個夜晚。

模糊的記憶似乎仍然停留在語文老師對史鐵生敬佩褒贊的影像上,可是現在的我已坐在了大學的自習室里,不知道當初的語文老師在做著什么,或許她依舊面對一堆不聽話的孩子,或許她在細心的批改著作業,但是縱使有千般可能,她也應該不會想到有一個學生在看史鐵生的時候想起了她吧。

突然有一刻慶幸自己被命運安排到了中文系,不然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讀這么多的書,接觸到這么多震撼我心靈的人物。以前的我也會在很多時候靜靜地發呆,漫無邊際地空想著自己的過去和未來,那時的自己對未來報以極大的期待,可是卻被老師理解為走神,并自以為是地找我談話教育我。但我從來不會辯駁,因為我知道在他們這個年紀已經永遠無法體會到我的心境了,他們已被生活的魔爪侵蝕的面目全非,再也無法感受思緒紛飛的美妙。我不知道史鐵生是否感受到了這種美妙,但至少我們的心境迥然不同,我的發呆是一個正值大好青春的女孩對未來的憧憬,而他的靜坐則是一個殘廢了雙腿的青年對人生痛苦的思考。

我實在無法想象那是怎樣一副孤獨的畫面,坐在輪椅上的年輕人日復一日地面對著滿園清寂,循著春夏秋冬的輪回窺看自己的心魂。

這樣的青年應該會讓許多人心疼吧,可是又有誰心疼過他的母親呢?正如史鐵生自己所說:“我被命運擊昏了頭,一心以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一個,不知道兒子的不幸在母親那兒總是要加倍的。”是啊,他的母親活得是如此的辛苦,她不敢打擾兒子,卻又時刻擔心著兒子,痛苦與驚恐糾纏著她直至死去。我心疼著這位母親的守望,但我知道我連心疼的資格都沒有,因為我連自己的母親都經常的忽視。大概是因為父母對子女的愛太過無私,以至于我們習慣成了自然,毫不愧疚的索取,卻不知回報。我在史鐵生的字里行間讀出了他對母親深深的內疚,可這種內疚卻在母親的逝世后。也許所有人都是這樣的吧,失去某個人的時候才會想到她的好,印象中的她才會愈加深刻。但那又能怎樣,一切都已太遲。可是我想天上的母親一定會為她的兒子驕傲吧,她的兒子超越了傷殘者的怨天尤人與自我哀憐,用自己的筆證明了自己的價值與意義。而我也是被他的筆觸及靈魂的其中一個,因為我知道如果我遭遇了和他一樣的苦難,我一定會去尋死,可能你會不屑我對死亡的態度,但是我了解自己,四肢健全的我尚且活得如此辛苦,又怎么能容忍以一個殘缺者的姿態活在世上,所以我敬佩史鐵生,他能夠靜靜思考死亡,得到“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,死是一個必然會降臨的節日。”我想,一個人看透了生死,那么他便無所畏懼了。

十五年堅守在園里,史鐵生以同樣的姿態面對著時光的流逝,面對著形形色色的人,有過恓惶落寞,有過輕松快樂,也曾為一個女孩感到惋惜,也曾為一個男人獨自散步而懸心。他就這樣守望著這所園子,守望著自己的人生,而幸運的是,他所守望的終究沒有辜負他。 2014級漢語言文學非師范 孫雨露

時間:2016-10-10 添加者:葉榮國 審核者: 點擊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