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初秋-安徽韦德1946.com新闻网

韦德1946.com

歡迎訪問安徽韋德1946.com新聞網
初秋

以前最喜歡的是夏天,只想得夏天是多么的好,如今到了秋天也不自覺地喜歡起秋天來了。這江南細雨朦朧的初秋,簡直是秋天的尊嚴。

不是傳說中北方的黃沙漫天,也不是家鄉合肥的煙塵四起,在合肥騎車戴著口罩也經常會被飛沙灰塵迷得睜不開眼。這么比過來,蕪湖的秋天還算是喜人的,也可能是見識淺陋不曾見過旁的地方更好的秋色吧。

去年是見識過蕪湖的銀杏葉,真是好看。不記得是去年中秋還是國慶返校,傍晚,但不是暮色深沉的黃昏,因為眼睛看得顏色分明。大馬路邊的大銀杏樹,滿樹滿樹的金黃,不是那種金燦燦的欲望而是暖洋洋的溫暖,沒有一片一片地看,但是就是相信一定每一片葉子的黃都染得均勻又精致。

想停下來不想說話,也不許別人說話。生怕打擾了這初秋的安寧。只要靜靜地看著,想著,甚至是發著呆也是好的。秋天的樹總有一些幽玄味道,淺淺淡淡的要細細地琢磨。

大概是深秋,自己學校載的銀杏也有落葉,哪天興致來了,起個大早,去路邊,你可以看到每一棵銀杏樹下都是黃色的小扇子,以樹干為圓心鋪成一個的差不多圓形,如果有雨無風的話應該會是這個樣子。

校園里樹多,香樟玉蘭都有自己獨特的風姿韻味,不過要說初秋校園里最撩人的還是要數桂花,無論是宿舍樓還是教學樓,甚至是去往食堂的路上,都栽有桂花樹。自古香草花樹總是少不得受人吟詠,“暗淡輕黃體性柔。情疏跡遠只香留。何須淺碧深紅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梅定妒,菊應羞。畫闌開處冠中秋。騷人可煞無情思,何事當年不見收。”李清照的這首詞將桂花也是褒揚到了極致。

大概是由于栽種的位置不同,有的朝陽有的背陰,所以花是次第開的。今天看去可能是這一樹的金黃,明天不經意那一樹又是爛漫。然而不管是哪樹花當時,香味總是馥郁不減的。

細雨微涼,木樨花香,思而不見,仍在癡癡地想。

秋天涼爽,正是適合讀書的季節。太冷太熱都不適合讀書。夏天囊螢,冬天映雪,明明很艱辛,但是也覺得有趣,要是沒趣還讀書,那只剩功利了,又何苦來哉。可能是剛入秋吧,小小的河流還沒有水落石出的樣子,敬文林的樹木也毫無疏朗之態。日至正中還是會有些灼人,倒是早晚可以明顯地體味到秋天的溫度。初秋沒有寒冬的肅殺,也不是盛夏的炎熱,有的只是云淡天高,青山未老。

晚上九點十分,從圖書館未關嚴的窗縫,偶爾吹進來絲絲縷縷的夾著香氣微微涼意。室內很亮,所以覺得外面很黑,可能還在下著小雨。周圍有低頭看書的,做題目的,玩手機的,滿滿的人,我坐在其中,日光燈很明亮,我在紙上一筆一劃地寫字,覺得踏實,滿足,又幸福。 (2014級漢語言文學非師范 熊樹星)

時間:2016-10-10 添加者:葉榮國 審核者: 點擊: